首页  |  情感  |  美图
  首页  |  婚姻  |  恋爱  |  故事  |  心理  |  单身  |  职场  |  口述  |  桃色  |  网恋  |  出轨
  女性感情网 >> 故事 >> 正文

他们变的是魔术,不变的是爱情

http://qinggan.36nz.com/  添加时间:2018-12-21  信息来源:网络  信息作者:匿名

  2015年12月,我国著名魔术大师秦鸣晓、姚金芬夫妻应邀在中央电视台《魔法七星》节目,为大家展示了神奇的魔术绝技,倾倒了无数观众。他们是同台共舞魔术神奇的好伴侣,都是国际级魔术大师。夫妻二人携手走过了46载魔术人生,许多鲜为人知的魔术与爱情秘密更是令人叹为观止……

  

  青梅竹马师出同门恩爱夫妻成了“黄金搭档”

  1945年8月1日,秦鸣晓出生于北京市一个魔术世家。15岁时,考上了中国杂技团。1949年6月22日生于北京的姚金芬也被父母送到了杂技团。

  秦鸣晓从小就开始接触杂技,在杂技艺术里有文活儿与武活儿之分。秦鸣晓练习的文活儿是传统戏法,武活儿是叠罗汉;姚金芬练习的文活儿是西洋魔术,武活儿是钻地圈。俩人师从于我国著名魔术大师杨小亭。当时杨小亭已身患重病,需要接班人,就到杂技训练班挑了两个学生,他们就是秦鸣晓和姚金芬。

  那时候秦鸣晓每个星期都到老师家里,学变鱼缸。先挑水,把老师的鱼缸灌满了,再把自己的鱼缸也都倒满水,然后把机关弄好,放在身上。带着20多个鱼缸100多斤水,先练习蹲功,这个练法行话叫“压桩子”。

  穿大袍,变鱼缸,缸里有水和鱼,这是魔术中非常见功力的一个项目,需千锤百炼才能成“缸”。秦鸣晓为此没少吃苦,姚金芬练完魔术后再帮助秦鸣晓,把鱼缸一个一个地变出来。秦鸣晓曾经带着大袍和鱼缸到国外演出,总能博得观众的热烈掌声。

  他们变的是魔术,不变的是爱情他们练功的时候都是背着人,常常不被人理解,说闲话的也特别多。文化大革命期间,不让他俩练功,天天不是下农村,就是在市里挖防空洞,想偷偷地练都不成。老师身体不好,俩人心急如焚。听说三河县有个老中医能治肝病,他们就找了一辆车,拉着师傅看病,苍天有眼,师傅的病减轻了,可社会上的风言风语又冒出来了。面对一派胡言,他俩只记住师傅的话:“别管外人感冒发烧胡言乱语,往后吃饭还得靠真功夫。”就是这句话像阳光一样照亮了两人的心房。

  自从练了魔术之后姚金芬就老爱哭,因为常常和秦鸣晓的单独相处被认定为老“独一处”了,面对流言蜚语,姚金芬心里特别抑郁,日久生疾,得了传染病。生病后,她就被彻底隔离起来,一个人居住,心里更是憋闷。然而这个时候,师哥秦鸣晓成了唯一敢于探望她、关心她的人,使她备感激动和温馨。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便以秦鸣晓有海外关系为名,把他定成了批斗对象,姚金芬在心里为秦鸣晓抱不平,背后安慰他:“鸣晓,你要坚强些!黑暗总会过去的!”

  一天夜晚,她拉住秦鸣晓的手表示要嫁给他。秦鸣晓既感动又心疼,劝她说:“你还是不要接近我,这样,会影响你的政治前途的。”秦鸣晓越是这么说,姚金芬反而越是觉得他好,在那个乌云密布的年代里,两颗年轻的心越贴越近。

  俩人真正成为夫妻的过程,其实是源于一个“谎言”。有一天,秦鸣晓竟然对姚金芬讲:“咱们得结婚吧,再不结婚宪法要改了,很可能改成28岁以后才能结婚。” 但是那个年代,18岁就可以结婚。忽然听到这样的消息,姚金芬说:“那就结婚吧。但条件是5年以后才要孩子。”那一年他24岁,她20岁。

  1969年冬天,秦鸣晓、姚金芬永结百年之好,从此两人相濡以沫、同甘共苦,一起相伴走过40余载的风雨人生,联手创造了100多个新魔术,迎来了事业上的巨大成功。两人经常不在一起演出,长时间都见不上一面,这种分离对相爱至深的夫妻来说无疑是痛苦的。每次相见,他俩都相拥在一起,诉说思念之情。

  从1970年,两人开始首次合作,那时他们刚结婚不久,特别想在一起,就排练了一个两人合作的节目“撕纸”。他们用不同颜色的纸分别撕出熊猫身体的各个部位,贴在背景板上,然后再倒过来,眨眼间,一幅栩栩如生的《熊猫戏竹图》便呈现出来。有一次,他们到美国洛杉矶演出这个节目,一位富商专程坐飞机前去观看。表演结束后,这位富商执意要花重金购买他们的熊猫啃竹子的图画。就这样,为了夫妻长相厮守,他俩成了“黄金搭档”。

  姚金芬因肺病住在医院里,秦鸣晓为了让妻子增加营养,每天做好饭菜后乘公共汽车给姚金芬送去。因为生病,姚金芬心理压力很大。秦呜晓知道后,每天下班后就到她的病房守候,变扑克戏法逗妻子开心。一天中午,天空下着鹅毛大雪,姚金芬想着这样的天气丈夫肯定不会再来了。正在这时,秦呜晓浑身是雪地走进屋来,弹落身上的雪花,口中念念有词,连声叫着:“雪花停下,鸡汤拿来!”双手突然端出一罐热气腾腾的鸡汤,说:“金芬,趁热吃吧。”那一刻,姚金芬泪流满面。她知道,丈夫为了让她吃上热鸡汤,一路上一直用魔术的手法,把鸡汤包严后藏在身边带来的。

  为了早日恢复健康,医生根据病情做了肺部手术。手术后,姚金芬的整个手臂冰凉,根本抬不起来。为让她尽快恢复,秦鸣晓每天到医院帮着她进行锻炼,让她一点一点地往上抬。等姚金芬稍微有了一点力气后,再增加重量。她的臂力得到了恢复,手又灵活自如了。姚金芬深情地说,是丈夫的爱创造了她生命的奇迹。

  “不瞒您说,我们两口子最爱变钱,变钱特解气,尤其是签约的时候,啪啪啪变出来,拿走。但是这个活是一个绝活,一般情况不表演。空手变钱,关键的是钱要自己带着。”秦鸣晓饶有兴趣地说。

  姚金芬往台上一站,就来了精神,在灯光辉映下,她标准的盛装,优美的身体造型,奇妙的魔术表演让观众心旷神怡。其实,生活中的她实在很平常。为了买道具,买舞台服装,花多少钱,她也不心疼。可要是给自己买件衣服,花一点儿钱,都心痛得要命。有一次,她花10元钱买回一条裙子,那裙子就跟拖把的布条似的,可她还挺乐。还有一回,她先买了一只鸡,又去买菜,几角钱的菜带回来了,十多块钱的鸡却丢在菜市场上了,她太痴迷魔术了,满脑袋的变戏法儿耍魔术。

  表演有鲜花有泪水爱情在惊险中升华

  说起秦呜晓夫妇,同行们都对他俩的创新魔术表演赞赏有加。在他们几十年的魔术演出生涯中,曾多次死里逃生,化险为夷。他们那令人叫绝的表演,赢得了无数的鲜花和掌声,但很多人不知道还有辛酸、汗水甚至生命危险。

  1998年,秦鸣晓经历过一次死里逃生的考验。他们赴美国佛罗里达州迪斯尼乐园进行演出,表演的节目是“剑箱”,用铁链子将秦鸣晓捆起来,再放进箱子里。姚金芬请观众上台,跟她一起将30把坚实的钢剑插入木箱中。当她一抬头时,突然发现眼前的木箱不见了。装着秦鸣晓的木箱从1米多高的台子上摔了下去,姚金芬的头“嗡”的一下就炸了,那可是插满30把钢剑的木箱啊。此时,观众席上一片惊叫,姚金芬用双手蒙着自己的眼睛,怕看到那不幸的一幕。

  箱子打开了,只见秦鸣晓身体四周的钢剑都弯了,他胸前那把险些致命的剑已经断了。当他慢慢地站起来后,人们发现,他的全身都被扎破了。原来,事故发生的一刹那,他全身一运气,将钢剑绷弯了,只受了点轻伤。听到欢呼声,姚金芬才睁开眼睛。当她看到秦鸣晓从木箱中走出来时,一个箭步扑了过去,抱住他放声大哭,久久不愿放开。

  一个新的魔术节目,需要几年时间练习,行话叫“焐”。没有120分的把握,就不能去表演。即使是这样,也难免有意外。有一次,夫妻二人举办的魔术专场演出。那天,演最后一个节目时,姚金芬和大白马上场了,只见秦鸣晓手一挥,一股股白烟四起。这时,姚金芬和大白马要在灯灭时,迅速消失。谁知,灯光刚暗,不知怎么又亮了一下,大白马受到惊吓,两只前蹄腾空而起,把后台一块大黑幕布给扯了下来,姚金芬和马被同时埋在了里面。她心想,这回自己死定了。正在这时,她听到一个声音:“姚老师您在哪儿?”想到节目还没演完,姚金芬一下冲出了黑幕,牵着大白马发疯一样跑出后台,回到安全出口时,她飞身上马,想让它快点儿进去,当马在门口一蹿时,忘了低头了,那个门框差点儿没把脑袋削平了!那血啊,就顺着脑门流!

  “当时大家都傻眼了!以为人就要完了!”而秦鸣晓笑呵呵地把爱人从台下拉到台前时,观众顿时沸腾了。当鲜花散尽,掌声逝去,人走台空之时,姚金芬哭了,眼泪一串一串地涌出来。

  秦鸣晓遇到的风险更大。2004年5月19日,他们排练一个新设计的魔术,名字叫《电锯锯人》。这次电锯不是包起来的,而是整个刀锋全部露在外面。本来按照秦鸣晓的设计应该是姚金芬躺在那儿,戴上手铐、脚铐,然后由他手持一把真电锯朝姚金芬身上锯过去,再起来时当然是有惊无险、人没有事儿的。

  那天风很大,中午时,电锯锯活人的魔术正在排练中,突然,一阵风把姚金芬的裙带给吹到电锯上了。秦鸣晓大叫一声“不好”,猛扑上去,双手紧抓妻子的裙子,用力向后将其拽出。就在这时,秦鸣晓的腹部“哧”地一声,碰上了电锯,把他肚子一下子就开膛了!秦鸣晓惨叫一声,仰面倒在了地上。“快!快打开我的手铐、脚镣。”姚金芬让助手打开手铐和脚镣,弯下腰一看,顿时吓得噢噢直叫。秦鸣晓的伤口太大了,内脏都流了出来。一瞬间,姚金芬就觉得好像四周都静止了。她一边吻着丈夫的脸颊,一边安慰说:“鸣晓,不怕,不怕,有我在呢!”秦鸣晓双手捂着伤口,慢慢缓过一口气,第一句话就问:“没有吓着你吧?你不会怪怨我吧?”“金芬,不管出现什么事,你都要挺住,我知道你比我坚强。当初你顶着社会压力嫁给我,我一辈子都感激你,可惜,我怕不行了……”闻听此言,姚金芬大叫一声,泪水夺眶而出。经过医护人员将近7个小时的抢救,秦呜晓终于脱离了危险。姚金芬握住秦呜晓的手久久不肯松开。

  医生说:“伤口如果往上一点,就会锯开心脏;再往下一点,可能锯断大动脉;如果内脏落在地上,要抢回秦呜晓的生命几乎不可能。”姚金芬还清晰记得,在救护车上,丈夫跟那几个医生说:“给你们添麻烦了,但这件事儿千万别让外人知道。” 他怕伤人的事儿会破坏魔术在人们心中的形象。

  秦鸣晓出事以后过的第一个生日是姚金芬一手操办的,而且办得特别好。她想给丈夫心灵的安慰,那一天,她请了好多好多的朋友,弄得特别热闹。姚金芬说:“不能让鸣晓就这么‘走’了,因为观众还想看他表演呢!”

  魔术的魅力是异想天开对外交流不能掉尊严

  近年来,我国开始加强对外邦交建设。秦鸣晓与姚金芬有更多的机会带着中国的魔术节目远涉重洋,到国外演出。

  出国前,俩人对于自己的编排节目还是很满意的,可到了那儿他们才发现,那里的魔术商店,竟然有很多很多的魔术用具他们连见都没见过,觉得自己成了井底之蛙。秦鸣晓仔细研究他又发现,原来许多中国魔术被人家拿走表演了。为此,他俩想方设法跟国外的同行接触,虚心学习,认真交流。

  2012年初,他们在公海一个游轮上表演,请一位外国观众上来将姚金芬用绳子绑起来。然后,姚金芬要将这位观众身上的西服脱下来穿在自己的身上。这次,上来了一位懂魔术的高手,他用捆犯人的手法将姚金芬捆得死死的。面对那位外国魔术师有意挑衅的眼神,姚金芬决定豁出去了。最后,她的胳膊、手腕和身上都受了伤,但终于表演成功了。那个老外伸出大拇指,连声说:“OK!OK!”看着妻子身上的伤口,秦鸣晓非常心疼,这以后,他对妻子千叮咛万嘱咐,在维护好我国魔术荣誉的同时,还要千方百计地保护好自己。

  2015年8月,秦鸣晓和姚金芬被邀请与外国同行过招,当然也有专程来挑战的,挑战者先是每人表演一种魔术,然后挑衅式地问他俩:“会吗?”他俩说不会,第二个人接着再表演一种魔术,同样问他俩:“会吗?”他俩抱着偷学艺的心理说:“咱不能说会,得多学点东西。”但是看着看着感觉就不对劲儿了,这不是前来挑衅吗?!姚金芬对秦鸣晓说:“咱俩得露两手了,不能丢了咱国人的面子。”

  于是当挑衅者最后一人演完的时候,秦鸣晓立即把一块魔布往桌上一放,从身上拿出20枚铜钱,往魔布上一拍,口中念念有词:“铜钱铜钱,说来就来。”然后他就问一个人你喜欢什么色的?那人说要金色的。说时迟,那时快,秦鸣晓手一抖腕儿,打开后全都变成金色的了。他又把铜钱收起,攥在手中,向桌上一拍,啪的一下,铜钱瞬间变成红色了。于是又有一个人说:“蓝色的,你能吗?”秦鸣晓一甩手,也满足了他的要求。这时候,秦鸣晓把大钱往空中一扔,待落下后,用手一拍,赤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七彩缤纷,如天空彩虹闪闪发光。紧接着,双手一会儿一副扑克牌,一会儿一叠人民币,看得人眼花缭乱,不分东西南北。这个时候该秦鸣晓翻身了,得意地问:“会吗?”几个人同时说不会。接着,夫妻俩应客人的要求轮流上阵表演,看得几个人目瞪口呆。他们一再追问:“你们魔术为什么要念念有词,轻轻吹气?”秦鸣晓笑了:“这是我们中国的仙气,意思是吹什么就会来什么。”后来才知道,这几个人是国际魔术艺术家协会评委,是专门来考查他俩的真功夫的。因在国际魔术艺术上的卓越成就,他俩双双荣获国际魔术艺术家协会颁发的“国际魔术家荣誉奖章”,这是我国魔术艺术家首次获得这一世界殊荣。

  两位国际魔术大师用真情创造了梦幻般的美丽,也给人们带来了梦幻般的真情。他们变的是魔术,是五彩缤纷的魔术;唯一不变的是爱情,是生死相依的爱情。

  她和他不是一类人,只是恰巧被安排在一间容易充满暧昧气氛的小间办公室里。

  心像塞满了棉花

  出差一回来,唐琳就听说了沈放要辞职的消息。

  她捧着一束新鲜的桔梗,愣了一会儿,在门外调匀呼吸才进去。沈放依旧像之前一样端坐在办公桌前,见她进来对她笑笑。

  那笑,是最普通的同事之间的笑,可唐琳却能从这普通里觉察出一丝属于她的特别。她给花瓶换了水,把桔梗插进去,又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
  唐琳从进公司开始就跟沈放同一个办公室,其实就是杂物间改造成的,狭小得只摆得下一张桌子,他们各占一边,中间是一个陶瓷花瓶。

  刚来时,花瓶是空的,唐琳抬起头就对着沈放的脸。然后,她开始买花,每周一束,隔着花枝间隙,她看他的时候反而理直气壮了。

  沈放是公司的财务,她是辅助他工作的出纳。唐琳经常想,他们现在的沉默寡言,大概是因为初次见面的尴尬吧。那时,她头一天来上班,正跟他请教一些问题,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,他们俩都下意识地看过去。Hellokitty的锁屏上某女性APP的推送:大姨妈倒计时1天。然后,唐琳抓起手机的那一瞬间,脸红的像窗外的晚霞。唐琳装作不经意,但沈放却放在了心上。

  勿忘我第二天,在她来上班之前,他准备了一大杯温开水,唐琳的谢谢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。毕竟女性的生理周期,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来说多少有点私密。

  后来,一到这天沈放就会备好温开水,唐琳什么也不说,照单全收。他们虽然同在一间办公室,但是沈放是那种不爱说话的人,唐琳也不能像个话唠,所以在她几次挑起话题他却只是嗯嗯哦哦之后,她也就不再说话了。

  一开始还有些尴尬,从第三个月时自如起来,每次眼神掠过不同花瓣抵达他脸上时,她甚至会有莫名的悸动。她以为他们之间已经变得不同了,可现在,他竟然就要辞职了,甚至提前没有告诉她一声。唐琳的心像是塞满了一团棉花后,又被泼了一盆水,沉重又失落。

  他们不是一类人

  沈放辞职申请已经批准,在职时间只剩下十六天。唐琳赌气不提这事,暗自跟沈放较劲,不跟他一起出去吃饭,不一起下班乘电梯,到了那天他的温开水也不喝了。沈放有一个27岁男生的温情,但也有一个财务的木讷,他不懂唐琳这些反常。几天后桔梗枯萎了,唐琳破天荒没有买花。

  沈放吃完午饭回来,带了一束粉色扶郎花。唐琳也不起身帮忙换水,只手指狠狠敲键盘,余光不时扫他一眼。沈放并不是帅气的那一类,但是看着舒服,像高岗上的一棵树,风吹一下就动动叶子,没有风的时候像睡着了。

  有一回沈放不在,她遇上问题不得不去找他,可是他竟然在医院刚做完手术。唐琳买了一篮水果去看他。护士说是阑尾炎手术,他是一个人来的,住院两天了也没人来看过他。

  据唐琳从同事那里打听,沈放从小就在这座城市长大,父母姐妹都健在。如果没有人来看他,一定是他谁也没讲。唐琳打心里冒出一丝心疼,然后在医院陪他直到出院。这期间,沈放也只说了两句谢谢,回到公司也没对她多说几句话。

  从那时起,唐琳就知道她跟他不是一类人,只是恰巧被安排在一间容易充满暧昧气氛的小间办公室里。

  不敢露出爱意的马脚

  唐琳已经不指望沈放会提前告诉她了,只等下个月她来上班的时候,发现只剩她一个人,她再也不必买花来缓解眼神碰触时的尴尬,再也不必跟其他同事抱怨他是个闷葫芦。可想到这些,唐琳觉得有些鼻酸。

  她突然有些后悔,上个月人事Miss黄告诉她外面大厅腾出了一个座位问她要不要搬去时,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Miss黄打趣她是不是习惯了沈放,她脸倏地红成煮熟的虾球。其实唐琳早就察觉了自己对沈放的爱慕之心,只是她又明白他们不是一类人,所以她不敢露出爱意的马脚。

  快下班时,沈放的键盘声突然停下来,他探出头透过扶郎花说:“小唐,30号晚上你有安排吗?没有。那我们一起吃个便饭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对话戛然而止,沈放的键盘声又温柔地响起,她却心烦意乱起来,账单上那些数字都像学会了魔术,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看不清楚,好不容易才熬到下班。

  沈放先走了,唐琳才深深地呼了口气,她嗅了嗅,空气里还有他衣服洗涤剂的香味。唐琳在公司待到最后一个离开,然后把那束扶郎花拿去了窗台。

  只剩三天了,但有两天是周末,也就是说她跟沈放的时间只有最后一天了。她不想再躲在那束花后看他了,她想正大光明地看他一天。

  喝下去的酒都变成眼泪

  30号如期而至,唐琳破天荒来得比沈放早。那束扶郎花已经枯萎,唐琳怀揣着小心思放了一束紫色勿忘我,沈放也注意到花瓶被移到了窗台,但是并没说什么。

  中午的时候,沈放已经做完了交接的资料,唐琳听Miss黄说新的财务大概会在1号上班,会坐在沈放的位置。

  “小唐,你忙完了吗?”沈放突然问她。唐琳点点头,又听见他说:“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在公司上班,跟你共事的六个月,很开心。”唐琳心中一动,他竟然记得他们一起工作了六个月。接下来,沈放破天荒说了很多话,像告别一样,弄得唐琳心里怪难受的。

  傍晚他们一起下班,去提前订好的餐厅吃饭。是一家很高档的餐厅,巨幅落地窗,浅紫色的窗帘被挂钩勾起来,唐琳点了菜,要了一瓶红酒。她想起四个月前,有一次宿醉后来上班,他诧异她竟然会喝酒,然后给她冲泡了一杯浓茶醒酒。

  晚饭结束时,唐琳如愿以偿地喝醉了,两个人面对面开始显得局促起来,她大概是想趁醉酒的时候跟他表个白,就算知道会被拒绝也没关系,可是真的在他面前,酒精也没能拯救她。在沉默的沈放面前,唐琳最终失去了所有的勇气。

  沈放送她回公寓,两人在楼下站了一会儿,她的酒已经醒了,沈放温柔地说了再见。唐琳看着他的背影,喝下去的酒都变成了眼泪,流得悄无声息。

  再没有一杯三十度的温开水

  办公室里来了一个新的财务,一个四十多岁的已婚男人,能够跟漂亮年轻的女下属单独坐在一起,他脸上总挂着春风得意的笑。唐琳把放在窗台上的花瓶拿回桌上,把老男人的目光挡得严严实实。

  老男人的头顶俨然是荒凉的地中海,但是看唐琳的眼神,总是色眯眯的。唐琳不爱跟他说话,面对他的提问,能用点头就绝对不开口。她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沈放。她忽然想,之前沈放的沉默寡言是不是因为不喜欢她呢?这样想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块伤心的海绵,往看不见的地方滴答着带咸味儿的水。

  花瓶里的勿忘我变成了干花,但依然好看,唐琳决定不再买花了。老男人这样问过她,他说:“小唐啊,这花都萎掉了,我拿去窗台摆着吧。”唐琳不说话,第二天等老男人来的时候,花又放回了桌上。那以后,老男人也不再说了。

  唐琳生理期到了,也再没有一大杯三十度的温开水等她,有时候宿醉后来上班,老男人的两只眼睛看着她松开的领口都会放光。唐琳狠狠瞪他一眼,小腹的疼不算什么,但心里的想念却蔓延到每个神经末梢。沈放走后,她才想起来,共事六个月她竟然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。

  秋天时,Miss黄看唐琳被老男人欺负得像一朵萎掉的蔷薇花,腾出一个办公桌让她搬过去。新的办公桌靠窗,勿忘我放在窗台上,她透着勿忘我仿佛能看见沈放。

  每一条推送都别有用心

  唐琳在星湖路的街上遇见沈放时,是十月了。他们在路旁的小咖啡馆坐下,算是重逢的仪式。唐琳注意到他金丝框的眼镜换成了木质框的,头发被风吹乱,看起来不那么呆板,但还是惜字如金。

  唐琳没有了小办公室的拘谨,反而自如起来,吐槽了一下新来的老男人,还说她搬去了外面敞亮的大厅。唐琳问他怎么样,他只说两个字,挺好。傍晚时,两人起身相互说了句再见。唐琳看着他离开,街灯亮起来,她才想起又忘了要他的电话。

  春节期间,有一款女性APP突然火起来,Miss黄在办公室里跟每个姑娘推荐,走到唐琳面前,她才想起来Miss黄说的那款APP,她很早前就在用了。

  三月的某一天,Miss黄突然跑来唐琳的位置前,一脸震惊地告诉她。开发这个女性APP的人,竟然是沈放跟一个朋友做的,而且这就是沈放辞职的原因。唐琳这才想起来,自从上次那个APP推送尴尬事件后,她就取消了推送。唐琳匆忙点开那个粉色的APP,一百多条未推送的消息瞬间爆出来,只是这些消息跟其他人的都不同,这是沈放为她特意编程的推送,每一条都别有用心。

  沈放把那些不敢当面说的话,全都写在推送里了。唐琳一条不落地看完后,感动到泪如雨下。她看着那盆勿忘我,决定做勇敢的那一个。


相关信息阅读:
 女姿美图
 图文阅读
 推荐阅读
 美 图
 最新添加
 精彩推荐
Copyright @ 36女姿网 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,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。
如有问题请联系:Email: chimu88@126.com   ||   QQ:945906499    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!
网站制作:36网络品牌   ||   备案号:粤ICP备12031314号   ||